我已授權

註冊

黃金與股市如何面對新一輪金融動蕩衝擊

2018-10-11 09:42:57 和訊網  楊易君
  2018年10月11日 威爾鑫投資咨詢研究中心 首席分析師 楊易君

  新一輪金融動蕩或將來襲

  早在看似全球經濟、金融平穩運行或過渡的2017年,筆者即提出:未來兩年的全球經濟、金融會面臨較大考驗。2018年的美國股市將是大幅動蕩的一年,但難言宏觀見頂。全球經濟、金融風險可能集中體現在2019下半年之後。目前來看,整個經濟、金融運行形勢與筆者預期差不多,只是中國面臨的形勢比預期略嚴峻。

  當9月美股再創歷史新高時,筆者對全球可能面臨新一輪金融動蕩的預期與憂慮再度加強。2018年10月10日,歐美股市全線大幅下跌,美國股市下跌更是明顯:

道瓊斯股指期貨盤後跌999點或3.8%,標普股指期貨盤後跌3.7%,納斯達克股指期貨盤後跌5%。美、布兩油跌幅均超3%,分別報72.51美元/桶和82.33美元/桶,雙雙刷新兩周新低。美國10年期和30年期國債收益率雙雙刷新日低,追隨道指收跌逾800點的遭遇。美國科技股創2011年8月份以來最糟糕的一天表現。筆者之見,新一輪金融動蕩或再度來臨。
  道瓊斯股指期貨盤後跌999點或3.8%,標普股指期貨盤後跌3.7%,納斯達克股指期貨盤後跌5%。美、布兩油跌幅均超3%,分別報72.51美元/桶和82.33美元/桶,雙雙刷新兩周新低。美國10年期和30年期國債收益率雙雙刷新日低,追隨道指收跌逾800點的遭遇。美國科技股創2011年8月份以來最糟糕的一天表現。筆者之見,新一輪金融動蕩或再度來臨。

  美國股市風險量化

  美股匯聚了全球金融市場參與,故是全球股市運行風向標。當前諸多美股系統風險估值,都提醒美股處於歷史上絕對的高風險區域。

  就巴菲特頗為看重的美股市值對應於美國GDP比值來看,已再創歷史新高,彰顯當前美股系統估值泡沫極其明顯:

標普500希勒市盈率也顯示,當前美股存在比1929年大蕭條爆發前更高的金融估值風險:
標普500希勒市盈率也顯示,當前美股存在比1929年大蕭條爆發前更高的金融估值風險:

故此,美國股市再創歷史新高,筆者心驚膽戰。突破後的漲勢越淩厲,筆者越擔心。在特朗普為上任後的美國股市大幅上漲而沾沾自喜時,也不排除送給美國股民一輪局部股災的可能。
  故此,美國股市再創歷史新高,筆者心驚膽戰。突破後的漲勢越淩厲,筆者越擔心。在特朗普為上任後的美國股市大幅上漲而沾沾自喜時,也不排除送給美國股民一輪局部股災的可能。

  1987年美國股災回顧

  美國股市基本可稱為美國經濟晴雨表,也即股市能大體反應美國實體經濟的榮衰程度。但是,在美國經濟看不出似乎衰退風險的情況下,也存在因為金融市場過度泡沫,引發崩盤,再拖累實體經濟大幅回落的情況。盡管這種情況在美國金融史上不多見,但的確出現過,1987年的股災即如此。

1987年十月股災爆發前,美國經濟運行可謂繁榮,絲毫沒有經濟衰退的跡象。GDP平穩運行在5%上下,制造業運行在60附近的歷史繁榮區,失業率從10%以上大幅下降至6%以下:
  1987年十月股災爆發前,美國經濟運行可謂繁榮,絲毫沒有經濟衰退的跡象。GDP平穩運行在5%上下,制造業運行在60附近的歷史繁榮區,失業率從10%以上大幅下降至6%以下:

1987年股災之後,美國經濟立即全面降溫,失業率稍慣性下跌後即大幅回升,GDP、制造業指數走低至“衰退”區域。然股市卻在股災中見底,此後未在經濟惡化中進一步走低。
黃金與股市如何面對新一輪金融動蕩衝擊
黃金與股市如何面對新一輪金融動蕩衝擊
  1987年股災之後,美國經濟立即全面降溫,失業率稍慣性下跌後即大幅回升,GDP、制造業指數走低至“衰退”區域。然股市卻在股災中見底,此後未在經濟惡化中進一步走低。

  這說明不一定非要經濟出現問題之後,才拖累股市大幅下跌。當股市本身估值泡沫嚴重,泡沫破滅時,可能反過來拖累實體經濟下滑,甚至衰退。這也是索羅斯反身性理論所表達的觀點,即金融市場也可能反過來影響實體經濟。

  當前美國經濟繁榮背景下的股市泡沫明顯

  筆者認為當前美國經濟與股市總體估值,與1987年前非常相像。在全球經濟總體運行不暢的背景下,美國經濟可謂獨秀。從最新公布的中美采購經理人指數來看,美國制造業與非制造業無疑繼續運行在60附近的繁榮區:

然中國非制造業大體趨平,制造業則有趨軟跡象,繼續體現制造業窘境。
  然中國非制造業大體趨平,制造業則有趨軟跡象,繼續體現制造業窘境。

  當然,筆者並非臆斷美股一定會出現類似1987年的股災,只是強調當前美股估值存在較大系統風險,繁榮的實體經濟未必能形成有效支撐。美股區間大幅震蕩,以時間換空間的調整,是消化泡沫最健康的方式。故美股雖未必發生股災,但區間大幅調整,則是極大概率事件。

  若美股大幅區間調整,對股市與黃金影響如何

  雖2018年A股相對全球股市下跌明顯,但如果美股拖累全球股市大幅調整,我認為A股依然要警惕風險,這是筆者大半年以來的核心觀點。

2018年初,美股大幅下跌,A股與黃金都未能幸免。五月貿易戰開始後,中美股市完全分化,美股區間見底,A股進入新一輪熊市。如果美股再來一輪類似年初的大幅調整,雖已大幅下跌後的A股未必再跟隨美股大幅下跌,但筆者也實難找到更多支持A股見底走強的理由。對黃金市場的影響,可能呈現復雜局面。
  2018年初,美股大幅下跌,A股與黃金都未能幸免。五月貿易戰開始後,中美股市完全分化,美股區間見底,A股進入新一輪熊市。如果美股再來一輪類似年初的大幅調整,雖已大幅下跌後的A股未必再跟隨美股大幅下跌,但筆者也實難找到更多支持A股見底走強的理由。對黃金市場的影響,可能呈現復雜局面。

  美國似有引爆危機抱摔全球的意圖

  特朗普上臺以後,大肆強化美國自身絕對利益,且看似也著眼長遠相對利益。就強化自身絕對利益而言,特朗普政府退出了很多認為不利於美國利益的條約,不惜揮霍國際聲譽。就長遠相對利益而言,似乎有意引爆一輪全球金融危機來相對強化美國國際地位的可能。

  當前美國宏觀經濟繁榮,似有過熱傾向,且美國經濟結構合理,一輪金融危機對於美國而言的意義似僅在於降溫,去泡沫。但對其它絕大多數經濟體而言,則可能進入衰退深淵。相對而言,美國在國際上的經濟地位會得到強化。而美元升值,似乎就是引爆危機的導火線,近月阿根廷、土耳其已深受其害。如果美元再大幅升值至100點、甚至110點上方,相信會出現更多全球範圍內的經濟、金融問題。

  中國必須堅定有序地去杠桿

  在控制金融風險上,我們國家還是體現出了較高的調控智慧。去杠桿的方針策略在特朗普上臺前即全面開始,目前更是堅持執行。如果不提前幾年調宏觀經濟結構,任由粗放經濟發展模式延續,任房地產泡沫放大,後果真不堪設想。

  10月7日,人民銀行再度下調存準率100點,但市場幾乎感受不到寬松信號。一方面,去杠桿繼續深化。另一方面下調存準率,一緊一松,體現出對流動性調整的結構特征,而非全面緊或松。只是因為多年來的杠桿發展模式在各經濟金融領域太普遍,在去杠桿的大前提下,讓我們幾乎感受不到降準的寬松效果。

圖中可以看出,在2011年6月大型金融機構存準率見頂21.5%之後,即進入降準通道。但貨幣增速也開始步入下行趨勢,一松一緊,彰顯結構性調整的開始與此後的逐漸深入。
  圖中可以看出,在2011年6月大型金融機構存準率見頂21.5%之後,即進入降準通道。但貨幣增速也開始步入下行趨勢,一松一緊,彰顯結構性調整的開始與此後的逐漸深入。

  貿易戰與人民幣匯率是否破7,更多是心理層面影響

  今年五月後,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人民幣匯率進入加速貶值通道。人民幣匯率是否破7,也成為當前市場關註焦點。

  個人之見,在美元升值大背景下,人民幣匯率破7應是極大概率事件。然人民幣匯率即便破7,又有什麽關系呢?2005年前,我們不是長期以8.3的匯率緊盯美元嗎。在筆者看來,當前貿易戰,人民幣匯率是否破7等,更多是一種心理預期影響。對人民幣匯率破7後的貶值預期,其本質是對資金流出的擔心。但我國對外資、外債依存度本就不高,實質影響相對有限。

  貿易戰已全面開打幾個月,從海關公布的數據來看,絲毫看不出貿易戰對出口形成的負面影響:

  上述三駕馬車數據顯示,投資增速與消費增速總體繼續運行在下降通道中,與去杠桿的貨幣政策導向一致。但出口增速並未因貿易戰的持續而出現回落,數據依然堅挺。

  金融動蕩對黃金市場的影響

  如果由美股下跌引發的新一輪金融動蕩來襲,對黃金市場的影響或有別於2018年初。當時筆者判斷全球股市大幅下跌,未必在黃金市場形成明顯避險反應,因當時整個投機、投資資金在黃金市場較重的分布特征,並不利於金價的進一步推升,且黃金市場面對美元隨時逆轉走強的利空之劍。

  而如今,對衝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的做空動能達到了20年來最強水平,做空動能的釋放非常充分。故如果新一輪金融動蕩來襲,黃金有成為避險標的很大可能。同時,我們又必須對金融動蕩的“程度”,有一個相對不要跑偏的認知。如果金融動蕩過於嚴重,以至令整個金融市場出現流動性危機,那麽黃金也可能成為盤活流動性的不計成本拋售對象,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黃金市場就呈現過這樣的復雜局面。歡迎投資者牽手威爾鑫咨詢。

(責任編輯:方鳳嬌 HF055)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