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中國歷史上黃金未充分發揮貨幣職能的原因

2018-09-15 07:37:24 和訊名家 
中國歷史上黃金未充分發揮貨幣職能的原因
編者語:

  黃金在我國很早就成為一種貨幣,但主要作為儲藏手段和國際貿易中的支付工具,很少作為價值尺度和市場流通手段。本文回顧了中國歷史上黃金所發揮的職能,並對黃金的貨幣作用未能得到充分發揮進行了分析,並在此基礎上提出,歷史上黃金未真正成為貨幣對我國的影響有必要進行深入探究。敬請閱讀。

  文/王信(中國人民銀行貨幣金銀局局長)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指出:“金銀天然不是貨幣,但貨幣天然是金銀。”金銀以其價值貴重、易於分割、便於攜帶等特征,成為各國普遍使用的貨幣。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現黃金並將其作為貨幣的國家之一,但黃金很少作為市場流通手段,且在中國歷史上黃金從未真正成為貨幣。與古希臘、古羅馬早在公元前幾個世紀就使用較為標準化、便攜的金銀鑄幣形成鮮明對比,中國金屬貨幣形制五花八門,直到20世紀白銀貨幣仍沿用稱量形式,依靠其重量、成色來判斷貨幣價值,很不便於使用。黃金貨幣的作用未能充分發揮,其原因值得探究。

  中國歷史上黃金的貨幣職能

  黃金在我國很早就發揮貨幣的部分職能。遠古時代,金的采集比銅容易,早在距今三四千年的商代,金銀就被當作貨幣。公元前1091年(周成王十三年)立九府圖法,黃金已正式定為交易媒介之一。戰國時,黃金貨幣已相當普遍。秦始皇統一中國後統一了幣制,把秦國實行的金錢本位制推廣到全國,即大數用黃金、小數用半兩錢,錢的形態統一為圓形。

  西漢是我國黃金貨幣使用的最盛期,之後其貨幣作用相對下降,銀、銅等貨幣的地位上升。西漢時黃金充當價值尺度、支付工具和儲藏手段,但並不作為流通手段,日常流通專用銅錢,人們購物時須將黃金先兌成銅錢。黃金作為支付手段最重要的是用於賞賜,包括投降的匈奴人得到漢武帝的重賞。黃金還用於買賣官爵、賄賂和國際貿易支付等。

  在王莽短暫的統治期,金銀幾乎成為正式貨幣,特別是最初的寶貨制中,金銀有法定比價。王莽搜刮全國黃金集於宮中,日常流通手段主要是銅錢。

  東漢以後,黃金用於賞賜大為減少。漢代持續的外貿逆差、黃金外流,是國內黃金貨幣使用減少的最重要原因。此外,東漢工藝方面對黃金的需求增多,墓葬中常發現金銀飾物,這種情況在西漢墓中很少見。

  由晉到隋三四百年間,中國幣制非常混亂,大體是銅錢為主、布帛為副。由於海路、陸路對外貿易較大發展,金銀尤其是白銀的使用又較盛行。同時,黃金用於工藝品和飾物遠超兩漢,黃金常以器飾的方式流通。

  唐朝初年,天下太平,混亂了幾百年的幣制得到了統一。流通手段以(銅)錢帛為主,金銀的使用在用途、數量等方面也較魏晉南北朝有明顯發展。黃金除主要作為儲藏手段外,還更多發揮支付手段的作用,如用於賞賜、捐獻、進奉賄賂、軍政開支以及民間買賣田地房產、繳納租稅等。各種器皿、飾物常由黃金制成,可直接用於賞賜、饋贈。

  宋代幣制仍以銅錢為主,白銀地位顯著上升,同時出現了紙幣。金銀在支付租稅、賞賜等方面的使用進一步增多,黃金甚至作為價值尺度,但很少作為市場流通手段。由於國際貿易,我國受到通行白銀的中亞細亞的影響,宋代以後,白銀貨幣的地位超過了黃金。

  自元代起,中國幣制發生根本性改變,改用白銀作為價值尺度,白銀逐漸成為流通手段。黃金則多用於賜予,廣泛用作轉移價值的工具,如結算旅費等,甚至在雲南用於計算稅賦。

  明朝初期曾用鈔不用錢,禁止民間以金銀交易,但難以禁絕。不久就錢鈔兼用,以紙鈔為主。隨著紙幣的貶值,一切都以銀、錢支付。嘉靖以後,白銀在幣制中發揮主導作用,大數用銀,小數用錢。明代也鑄金幣,但很少流通使用。

  清代與明代相同,銀錢並用,白銀的地位較明代更重要。黃金大多用作裝飾,或被窖藏,金幣偶也鑄造,包括洪秀全時的太平金幣、同治朝的新疆金幣及宣統時的西藏金幣。

  黃金在我國歷史各時期發揮不同的貨幣職能,除一直作為儲藏手段和國際支付手段外,只在極少時期發揮價值尺度和市場流通手段職能。馬克思曾指出,“價值尺度與流通手段的統一是貨幣”。可見,黃金在我國歷史上並未真正貨幣化。

  市場流通的金銀鑄幣出現很晚且作用有限

  從形態看,中國歷史上集中發行重量、規格規範統一的流通金銀鑄幣很晚才出現。這不利於降低交易成本,促進市場擴大和經濟發展。黃金貨幣形態最早是生金塊,非常粗糙,戰國以後有一定形制,到漢代出現圓餅金,漢武帝統一鑄幣權,鑄麟趾金、馬蹄金,以表祥瑞。到唐宋時,則有各種金鋌、金錠、金牌、金餅等。

  兩晉南北朝開始出現金銀錢,即有一定規格、體形,可計數使用的金銀幣。金銀錢較秤量貨幣是很大的進步,但它們主要是在統治階層內部做賞賜、饋贈、祭祀、布施等用,民間也有作為象征吉祥的禮品贈送,但金銀錢不進入市場普遍流通。我國金銀錢的出現,可能受公元初年拜占庭的金幣、波斯銀幣流入的影響,北周時河西各郡公開使用西域的金銀幣,官府並不禁止。近代中央政府鑄法定流通金幣僅見於清末。在新疆、西藏、雲南等地,金幣在流通貨幣中占一席之地。即使是官鑄銀幣的嘗試,也僅始於清乾隆年間,在國外圓大量流入、國內民間群起仿鑄之後。

  我國長期流通各種形式、重量、成色不同的秤重貨幣,而非標準化的鑄幣,給貨幣使用者帶來很大不便,不利於促進交易發展和市場的擴大。這與古希臘、古羅馬等很早就鑄行金銀幣形成鮮明對比。值得註意的是,我國長期通行形制相對標準的銅鑄幣,而金銀貨幣采取錠、鋌、塊等非標準形態,這迥異於源自愛琴海沿岸國家、後逐漸被世界大多數國家采用的“愛琴海”鑄幣制,即貴金屬貨幣采取圓形、較為標準、具有精致圖案的鑄幣形態。

  黃金較少作為流通手段的原因分析

  第一,我國傳統社會經濟環境下幣制混亂,最為貴重的黃金大量被窖藏。我國歷史上分裂割據與中央集權交替出現和激烈鬥爭,構成多元化貨幣體系的社會基礎。分裂割據時,各地貨幣必然各行其是;在中央集權時,各地幣制也是五花八門,這種情形在五代後尤甚。即使朝廷有心統一幣制,由於中國長期處於封建社會,加之幅員遼闊,交通通訊極為不便,很容易出現地方當局和民間私鑄貨幣、屢禁不止的現象。例如,一般認為宋朝是中央集權的封建帝國,但北南宋的幣制比前朝更分散。比較而言,早期地中海、愛琴海沿岸多城邦國家,其疆域較小,統一幣制應該容易推行得多,但貨幣尚且五花八門,可見我國統一幣制的艱難。

  由於我國長期幣制混亂,各種形式的貨幣形態、使用範圍和價值等差別很大,在劣幣驅逐良幣規律的作用下,最貴重、最能保值的黃金便用於窖藏,或被用於制作器物和工藝品珍藏。東漢自和帝以後,政局動蕩,戰亂頻仍,官民更是紛紛窖藏黃金。這樣既能發揮黃金的價值儲存作用,將來需要時也可方便地將其用於支付。

  第二,我國歷代金融投資、價值儲存工具非常有限,黃金窖藏成為價值儲存的上選。我國歷史上不乏金融創新,如世界最早的紙幣、匯票、可轉讓權證等都誕生於中國。但宋代以後,中國貨幣金融的發展明顯落後於歐洲,金融機構和金融工具極為匱乏。例如,中國直到明末才出現錢莊,但與中世紀歐洲的銀行相比,錢莊的放款只是個人之間的資金融通,數目不大,而存款業務仍無進展。同時期成立的威尼斯Rialto銀行、阿姆斯特丹銀行都是大信用機構,存貸業務興隆。我國國債發行到清代才出現,而且最早的國債是在國際市場而非國內上市。歷史上朝廷用兵或進行其他大開支,主要通過濫發貨幣或征收名目繁多的稅費。

  在歐洲,銀行、債券、股票等各類金融制度、金融工具的出現比中國早得多。歐洲小國林立,國際貿易、戰亂衝突使君主經常面臨籌資大額資金、分散風險的壓力。隨著新興階層的興起和民主思想的傳播,君權受到議會、民眾越來越大的約束,“無代表就不交稅”,君主難以肆意揮霍國庫資金,往往通過市場發債、向銀行借款等方式籌資,促進了現代銀行制度、債券等金融工具的出現和發展。世界上最早的政府債券誕生於12世紀的意大利,全方位的債券市場在13世紀就已出現。歐洲國家不斷發展的國際貿易和15世紀以後大航海時代的對外擴張,更是極大地推動了股份公司、股票、保險等制度和金融工具的發展。

  而中國在金融手段、投資工具缺失的情況下,黃金等公私財富只能窖藏,無法用於放貸增利,也不利於發揮黃金作為市場流通手段的重要作用。

  第三,我國小農經濟下貿易不發達,統一幣制、發揮黃金流通手段職能的動力和需求小。貨幣使用與商品價值、貨幣經濟的發展是相適應的。黃金價值高昂,便於分割和攜帶,在大額支付和長途貿易結算中具有很大優勢。世界上金銀鑄幣最早出現於呂底亞並非偶然。呂底亞的首都薩迪斯地處橫跨東西方、連接愛琴海與幼發拉底河乃至遠東的交通要道,貿易與商業發達,產生了對貴金屬貨幣的較大需求。貴金屬鑄幣的出現,以及克洛伊索斯統一幣制,極大地促進了呂底亞的國內貿易,也推動了該國與東西方及南部國家的貿易和思想觀念交流。古雅典糧食難以自給自足,對從黑海沿岸等地進口糧食的依賴很大,羅馬帝國的疆土不斷擴大,各地區需要互通有無,催生了地中海沿岸貿易以及較為標準化的金銀幣的廣泛使用。

  相比之下,我國長期重農抑商,小農經濟下商品經濟不發達,國內貿易、國際貿易規模均有限,市場分割,對黃金貨幣的需求不旺。即使在社會經濟較為發達的唐朝,也只有開寶年間貨幣經濟有所發展,官員月俸完全用現錢支付,而初唐、晚唐實物經濟的占比都較大,月俸大量是祿米等實物。明清很多時期實行“海禁”,抑制了外貿發展和當時國際通行的貴金屬幣的使用。雖然在漢代、唐宋經濟商業發展較快,對外貿易較為興盛,我國較多開展外貿的地區也用金銀作為市場流通手段,但可能是由於外貿占比較小,全國其他廣大地區仍是封建小農經濟,作為大額支付首選的黃金難成氣候。

  第四,軍餉發放主要用谷帛而非貴金屬幣,限制了黃金貨幣的支付流通職能。中外歷史上,戰爭開支包括軍餉發放,是影響一國貨幣金融制度選擇和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羅馬帝國受古希臘的影響,其來源廣泛的雇傭兵的軍餉支付大量用貴重而便攜的金銀幣,促進了金銀幣的流通使用。而中國古代兵勇主要來自農村,統治者支付軍餉主要用谷帛、食鹽等實物,既保證了士兵饑寒無憂,又使其不會因獲得金銀貨幣而脫離統治者的掌控。漢代的晁錯曾說過,珠玉金銀輕微易藏,很容易使臣下背叛君王、民眾離開家鄉。可見,統治者出於掌控士卒的考慮,避免用金銀幣發放軍餉,極大地減少了金銀幣的需求。

  第五,守舊落後的貨幣思想影響黃金貨幣職能的充分發揮。貨幣思想在我國很早就產生了,春秋戰國時期諸子著述中,多次提到發揮貨幣職能的重要性。管仲治齊,就把貨幣同糧食一起,作為富國強兵的兩大經濟支柱。然而,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決定了輕視貨幣的觀點長期具有較大影響力。如貨幣的實物論就認為貨幣沒有價值,主張廢錢幣而用谷帛。《管子·八觀》中有“時貨不遂,金玉雖多,謂之貧國也”,意即一國雖有金玉貨幣但無物資,也還是貧國。《漢書·食貨誌》載西漢晁錯之言“夫珠玉金銀,饑不可食,寒不可衣”,他主張明君貴五谷而賤金玉。漢元帝時貢禹反對開采金屬礦,認為這樣做會使許多農夫不耕作,導致“棄本逐末,民心動搖”。即使到了清代,自然經濟仍占重要地位,黃宗羲還主張廢金銀。

  輕視貨幣的思想根深蒂固,其根本原因在於貨幣問題在封建社會不是中心問題,士大夫階層生活的基礎是土地,而土地收益絕大部分沒有貨幣化。我國古代經濟貨幣化程度低,詳細的估算表明,羅馬帝國鼎盛時期的貨幣化程度,無論從總量還是人均角度看,都大大高於我國同時期漢朝的水平。另外,我國歷史上很多時期,官定貨幣減重、濫發現象比比皆是,私鑄、盜鑄猖獗,民眾深受幣制混亂之苦,也使一些人對貨幣經濟產生懷疑。總之,我國古代實物論等落後的貨幣思想源於較低的經濟貨幣化水平,反過來又影響貨幣的廣泛使用,包括黃金貨幣作用的充分發揮。

  第六,黃金產量有限並主要作為他用,可用於市場流通的黃金供給受限。一是金屬幣制的選擇很大程度上受各類金屬產量的影響。中國最早的扁平塊狀黃金貨幣——爰金出現在戰國時的楚國,與當地多產黃金有很大關系。我國黃金礦藏和產量總體很有限,宋代黃金年產量不過400至600公斤,不及羅馬帝國一個富裕行省的產量。而且,可能有黃金礦藏的大片田地山林被官員、豪強所占,影響黃金產出。東漢時,許多豪強世族、貴族外戚或富商成為大地主,占有大片山林川澤;西晉時官員按官階占田,魏晉時強宗大族為逃避五胡亂華來到南方,在長江邊的丘陵地帶占據大片山澤;到唐代,土地多為富豪強占。這造成金礦未能得到集中有效的開采,影響黃金供應。二是東漢以後,佛教傳入我國,與道教一樣盛行,廟宇道觀中塑像、法物、裝飾等用金極多。這種情況在南北朝以後表現得尤為明顯。三是漢朝廷將大部分黃金用於賞賜,同時令諸侯進獻黃金用於祭祀,這使黃金多集中於上流社會,較少流入民間。此外,黃金還大量作為帝王陵墓陪葬物。四是東漢以後社會風氣漸趨奢靡,黃金多用於制造金銀器物和工藝品,到南北朝時此風尤盛。這影響黃金發揮市場流通手段等貨幣職能。

  初步結論和思考

  第一,一國幣制的演變很大程度上是由其政治、社會、經濟環境所決定,並對社會經濟產生重要影響。黃金在我國很早就成為貨幣的一種形式,但在歷史長河中從未成為主要貨幣,甚至較少發揮市場流通手段職能。這與我國長期封建割據、小農經濟、自然經濟的特征有關,貨幣經濟、金融發展滯後,軍事開支不用貴金屬貨幣支付,以及黃金生產及可用作流通貨幣的供應受限等都影響黃金成為主要貨幣。商品經濟下,幣制是一國基礎經濟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幣制復雜混亂、貨幣作用未得到充分發揮,必然加大市場交易成本,不利於國內及國際貿易的擴大和經濟的穩定發展。歷史發展至今,貨幣形態已發生了很大變化,但貨幣與經濟社會大環境相互作用的基本規律可能依然有效。

  第二,金銀幣是對外貿易、跨國交流的重要產物和催化劑。古希臘、羅馬、波斯等地區很早就大量鑄行標準化、便於使用的金銀幣,這與其通過不斷征伐開疆辟地、對外貿易發達有直接密切的關系。統一鑄行標準化的金銀幣的廣泛流通,又促進了經濟貿易的發展和相關國家國際影響力的提升。在我國,歷史上某些時期金銀發揮重要的貨幣職能,形態標準統一的金銀幣的鑄行,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當時外貿較為發達,以及受到國外先進貨幣文化的影響。

  第三,歷史上黃金未真正成為貨幣對我國的影響有必要進行深入探究。幣制的選擇較為復雜,對一國的影響難以一概而論。清末民初,許多國家都實行金本位制,而中國幾乎是實行銀本位制的唯一大國。這有其好處: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面對日益加大的經濟金融壓力,不少國家為維護其金本位制而實行緊縮政策,這是導致危機蔓延和經濟大蕭條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中國當時實行銀本位制,得以免受風暴衝擊。但中國歷史上黃金未真正成為貨幣,清末民初獨立於金本位的世界大潮之外,不利於發展對外貿易和加深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融合。此外,從物價情況看,如能以黃金為主要價值尺度,則中國歷史上物價變動比用銀來衡量低得多,這也會有利於經濟社會的穩定發展。當然,簡單的假設和比較可能會有誤導,但黃金在我國長期未充分發揮貨幣職能,其原因和影響的確值得深入思考。(完)

  文章來源:《清華金融評論》2018年8月刊(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本篇

  溫馨提示:現微信最新版本“訂閱號”已實現公眾號置頂功能,廣大讀者可點開“金融讀書會”公眾號,點“置頂公眾號”鍵,即可將“金融讀書會”置頂,方便查閱。
中國歷史上黃金未充分發揮貨幣職能的原因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融讀書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姜奇琳 HF066)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