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交易鬼才列傳之亨特兄弟(一):瘋狂吸入白銀反遭雷霆重擊

2018-03-10 19:17:52 金十數據 

  亨特兄弟開始大舉攻入白銀市場。1980年1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估計亨特家族直接和間接持有的白銀超過2億盎司。商品期貨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慘劇之一,終於正式拉開了帷幕。

  本期的“交易鬼才列傳”將聚焦上世紀70年代末在因操縱白銀期貨而出名的亨特兄弟。在交易鬼才列傳之亨特兄弟(一):操縱散戶心理預演驚天投機中,我們了解了亨特兄弟的家族背景及他們在期貨市場的大豆投機,今天我們將走進這一震驚世界的白銀操縱事件。

  再豪賭一把

  1970年代初期,白銀價格大致在2美元/盎司左右徘徊——這個數字看起來很低,但已經從最低點上升了80%,主要因為美國財政部放寬了對白銀的管制。同時,黃金價格也很低,與白銀的比價只有23倍左右,這說明整個貴金屬市場都在低點。

  貴金屬低迷最大的原因是當時機構投資者和個人投資者都沒有把貴金屬當成一種真正的投資品。投資者們沒有意識到,黃金和白銀擁有很強的保值能力,並且與股票、債券市場的相關性很低,可以作為投資組合的一個有益補充。他們不知道,一個通貨膨脹嚴重、商品價格不斷上漲的時代就要到來,黃金和白銀註定要在這個時代大放異彩。

  1973年,尼爾森開始在中東購買白銀現貨,同時在紐約和芝加哥的期貨市場上買進白銀期貨。這一決策富有戰略眼光,亨特家族爭取到白銀價格上漲前最後的平靜時刻,在谷底建立了大量倉位。1973年12月,亨特家族已經購買了價值2000萬美元的白銀現貨,並以2.9美元/盎司的成本購買了3500萬盎司的白銀期貨,他們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白銀持有人之一。

  市場上的白銀很快嚴重短缺。過去幾十年中,許多銀礦已經因為無利可圖而關閉,人們對開采新銀礦的熱情也不高。由於白銀這種商品存在較小的“供給彈性”,在價格陡然上升時,白銀生產商無法立即擴大產量,結果導致價格進一步攀升。許多交易商跟在亨特兄弟屁股後面衝進白銀期貨市場,僅僅兩個月就把白銀價格提高到6.7美元/盎司,漲幅接近130%。

  聯手沙特王室

  亨特家族並不是市場上唯一控制白銀的人。墨西哥政府當時也囤積著5000萬盎司的白銀,成本價遠遠低於亨特家族的購買價。看到白銀價格扶搖直上,墨西哥政府急忙決定獲利了結。5000萬盎司的巨大拋盤立即摧毀了市場,銀價又跌落到4美元/盎司左右。亨特家族雖然沒有虧本,但賬面利潤已經大大減少。

  亨特家族意識到,要控制白銀這種重要的貴金屬,只憑一個家族的力量是不夠的,還要借助外來的戰略投資者。有誰既擁有大筆財富,又有興趣投資白銀呢?尼爾森把目光投向了中東,那裏有亨特家族的石油生意,也有龐大的關系網。亨特家族和沙特王子們的關系很好,而王子們又控制著沙特最大的銀行。於是,亨特家族向沙特王室吹噓白銀的投資價值和自己操縱市場的能力,不但吸引了沙特王室的大筆投資,還吸引了沙特國家貨幣局的外匯投資。

  1974年,美國政府終於批準了黃金期貨交易,黃金價格很快飛漲,不過白銀價格的漲幅並不大。亨特家族很有耐心,大量吸入現貨和期貨籌碼,同時自稱購買白銀是為了進行國際貿易,因為白銀的價值比紙幣更穩定。亨特家族的客戶也買進大量白銀,這使美國監管部門很難搞清楚亨特家族究竟控制了多少白銀。而且尼爾森這次學聰明了,主要在現貨市場向白銀生產商和經紀商直接購買,而不是在期貨交易所中購買期貨合約,這樣美國政府就更抓不到把柄。

  到1970年代末期,尼爾森直接控制的白銀現貨可能達到幾億盎司,足以讓任何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顫抖。與此同時,全球通貨膨脹和政治局勢不穩定已持續幾年,金價飛漲到500美元/盎司,而白銀的價格漲幅較小,只漲到了11美元左右。

  與世界樹敵

  1979年夏天,亨特家族與全世界白銀交易商的決鬥開始了。尼爾森通過其控制的國際金屬投資公司,向紐約和芝加哥的期貨交易所下達了累計4000萬盎司的買入指令。國際金屬投資公司只有兩組股東:亨特家族以及沙特的王子和巨富。

  尼爾森及其弟弟威廉通過許多華爾街經紀人完成購買指令。人們發現市場上出現巨額買盤,銀價很快從6美元上升到11美元,可是大家不知道是誰在買入。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調查了交易記錄,發現大部分買單來自國際金屬投資公司。很快,紐約和芝加哥的每個交易商都知道亨特家族是國際金屬投資公司的老板。

  有趣的是,當亨特家族操縱白銀的消息傳開後,白銀價格繼續飛漲,許多小投機者湧進了市場。既然亨特家族在為白銀“做莊”,那麽小投機者當然應該選擇“跟莊”。隨著投機者不斷湧入,白銀價格日趨瘋狂,從11美元漲到20美元,到1979年年底突破40美元。金銀的比價下跌到12倍左右,創下歷史新低。期貨市場完全失去了對白銀的控制。

  1979年年底,亨特家族總共掌握著1.2億盎司的現貨和5000萬盎司的期貨——這還不包括那些沙特阿拉伯投資者以個人名義持有的白銀。當時全球白銀交易量也不過每年2000萬盎司左右,亨特家族已經切斷了白銀流通的渠道。亨特家族已經觸犯眾怒,美國本土的大交易商站在了他們的對立面。

  全世界的白銀生產廠商為此興奮不已,他們迅速開啟了尋找新銀礦的計劃,許多銀礦又重新開采。市場上的白銀供給增加了,亨特家族壟斷白銀價格的努力受到了挑戰。雖然尼爾森竭力買進,但無論亨特家族的財富多麽巨大,要與全世界為敵還是有些不自量力。

  況且亨特家族最大的敵人還沒有出手。美國政府掌握著大量的白銀,其中包括用做聯邦儲備的銀塊以及早年發行後收回的銀幣,總數可能有幾千萬盎司。世界各國央行也持有大量白銀儲備,只要它們聯合對市場進行幹預,亨特家族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未及時收手

  1980年1月,白銀價格上漲到48美元,並向50美元攀升。那些與亨特家族為敵的空頭交易商大多認賠出場,再也沒有人敢大規模賣空。亨特家族也壓力沈重,因為白銀的價格太高了,亨特家族掌握的資本很難繼續拉升價格。為了維持對白銀市場的壟斷,尼爾森被迫向美國幾家大銀行高息借貸,平均利息高達19%。

  根據美國商品交易委員會的調查,1979年冬天,亨特家族掌握的白銀期貨合約總價值已經高達30億美元;到1980年,其總價值可能超過50億美元。亨特家族在1979年底到1980年初向美國各大銀行貸款數千萬美元,從華爾街經紀人那裏貸款2億多美元,幾乎成為美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借款人。他們每月僅僅支付利息就要花費幾百萬美元,操縱白銀已經成為一場燒錢的遊戲。

  有人或許會問:為什麽亨特家族不在白銀漲價過程中逐漸賣掉存貨,最後在價格高點退出市場呢?經驗豐富的莊家難道不應該控制風險嗎?沒有人知道為什麽亨特家族要如此瘋狂地玩下去,即使在白銀價格上漲四倍到八倍後仍繼續玩下去。

  1980年1月21日,白銀漲到了歷史最高價:50.35美元/盎司。短短12個月上漲了8倍;從10年前算起,銀價上漲了25倍。歷史上從沒有一種商品擁有如此駭人聽聞的大牛市。

  亨特家族和他們的沙特投資者現在成為了市場上唯一的大買家。雖然花費了數億美元的自有資本,並且舉債超過2億美元,亨特家族仍然無法完全控制白銀。而且,亨特家族的投機周期太長了。亨特家族花費了10年時間來囤積白銀,即使從1979年夏天算起,總攻時間也超過了半年。當大家逐漸冷靜下來的時候,莊家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外界的反擊

  1980年1月,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估計亨特家族直接和間接持有的白銀超過2億盎司,這相當於芝加哥交易委員會全部合約市值的70%,或者紐約商品交易所全部合約市值的50%。如再不采取行動,亨特家族肯定會把所有期貨交易商都帶進地獄。

  首先行動的是芝加哥交易委員會。他們決定將白銀合約保證金由1000美元提高到6000美元,這意味著亨特家族必須補充大量的資本。雖然亨特家族在白銀市場上已經巨額盈利,但那畢竟只是賬面盈利,所以他們不得不通過借貸的方式補充保證金。而當時美聯儲主席沃爾克為了遏制通貨膨脹,決定大幅緊縮銀根,提高貸款難度。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懷疑沙特政府通過亨特家族控制白銀,於是決定加強對外國投資者的管理。亨特家族則大聲喊冤,聲稱自己沒有做任何非法的事,美國政府只是看不得聰明人賺錢而已。

  看到亨特家族堅持做莊,紐交所終於失去了耐心。在白銀價格達到50美元後不久,紐交所頒布了一條臨時規定:從即日起,禁止建立新的白銀期貨合約,只允許舊合約平倉。這意味著亨特家族再也無法從期貨市場上買進任何白銀,白銀期貨合約的總數只會不斷減少。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1980年3月25日,白銀價格出現大幅下跌。按照規定,亨特家族應該補繳大量的保證金。貝奇公司要求尼爾森立即補繳保證金,並歸還1.35億美元的借款,否則將強行賣掉亨特家族的白銀期貨。尼爾森只能出賣家族產業以籌集資金,歸還欠款。

  這一努力失敗了,因為華爾街等不了這麽久。3月27日,貝奇公司在市場上強行出售亨特家族的白銀期貨。其他華爾街經紀商紛紛跟進。

  1980年3月27日在期貨界被稱為“白銀星期四”。貝奇公司拋棄亨特家族之後,其他經紀商也紛紛強行拋出亨特家族的白銀頭寸。這一天亨特家族已有850萬盎司白銀被迫出售,要彌補虧空卻還遠遠不夠。道理很簡單,亨特家族大部分財產都投在了白銀,越是拋出,白銀價格就越低,由此債務負擔更重,形成了惡性循環。

  風光不再

  亨特家族接下來的遭遇驗證了馬克·吐溫的名言:“如果你欠銀行1美元,那麽你將有麻煩;如果你欠銀行100萬美元,那麽銀行將有麻煩。”亨特家族把整個家族產業賣掉都不可能立即還清債務,由此將導致一系列銀行破產,美國經濟也將受到嚴重打擊。美聯儲和美國政府不得不緊急介入,但這次的任務是挽救亨特家族,從而挽救搖搖欲墜的美國銀行界。

  美聯儲和美國主要商業銀行決定與亨特家族談判,以緩和市場的恐慌情緒。最後,美聯儲主席沃爾克決定與亨特家族妥協。沃爾克說服美國各大銀行組成集團,向亨特家族提供價值11億美元的長期貸款。亨特家族則拱手讓出許多油田和煉油廠的股權,並把家族最成功的企業普拉斯德石油公司抵押給銀行集團。沃爾克允許亨特家族在財務狀況好轉後贖回普拉斯德石油公司,但警告他們在此前不得再進行任何期貨投機。

  轟轟烈烈的白銀危機到此宣告結束。亨特家族已經崩潰,只是以“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獲得了美國政府的幫助,延緩了自己的瓦解。1981年以後,隨著白銀產量的擴大,白銀期貨和現貨價格不斷下跌,亨特家族手中剩余的幾千萬盎司白銀大幅貶值,財政狀況更加惡劣。尼爾森·亨特和弟弟威廉·亨特被迫於1987年申請破產保護,並且賣掉了他的所有賽馬。作為石油巨頭和賽馬王子的尼爾森·亨特從新聞中消失了,變成了一個破產的前富豪。

  後記

  回過頭來分析一下,這個投機案例值得我們反思。外界認為,亨特兄弟在白銀投機中慘敗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1、沒有深刻認識白銀

  擁有白銀不代表熟悉白銀,在亨特兄弟心目中,可能認為白銀只是一種普通工業金屬,他們並未意識到白銀是美元一大強敵,而美元背後代表著一個既得利益集團,這集團對政府發揮著強大的影響力。白銀價格飛升,將令美元地位動搖及受到挑戰,所以當1980年銀價被炒高至50美元/盎司時,本應以公平公正對待交易雙方的紐約期交所卻偏幫白銀沽家,突然改變交易規則,把亨特兄弟殺過措手不及。

  2、急功近利過度借貸

  常說性格決定投資成敗,在亨特兄弟身上表露無遺。他們一早看出了期市的實物白銀遠遠低於期貨合約,所以以堅持提取實貨的方式向期市沽家進攻,這是他們眼光獨到之處。但致命點是他們太過急切要成功,所以當資本不足,就對外舉債,以實物白銀與合約做低押品進行借貸,當保證金提高,遊戲規則改變,債主立即臨門,終因資本不足而失敗。如果他們不對外借貸,不參與期貨買賣,只吸納實物白銀,以耐性長期買入,那無論COMEX如何改變遊戲規則,如何提高保證金,都不會影響到他們,除非政府出動軍隊抄家,沒收他們的白銀,或者立法限制人民持有白銀。

  3、時不與我市場寡頭

  時勢做英雄,空有一身本領,如果沒有時勢配合,亦難以發揮,在亨特兄弟時代,世界商品交易均由倫敦及紐約兩地把持,沒有第三個市場可以挑戰他們。稍為了解金融歷史的人,都知道兩地把持定價機制與交易規則的都是同“一群人”,所以有理由相信,就算亨特兄弟沒有參與期貨買賣,沒有借貸,亦很大機會難以衝擊銀市。

(責任編輯:方鳳嬌 HF055)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交易鬼才列傳之亨特兄弟(一):瘋狂吸入白銀反遭雷霆重擊》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