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今年從交易中賺錢太難?投資者靜待三大風險將市場推向爆發邊緣

2017-12-12 16:30:05 金十數據 

  今年市場對於各種風險事件的反應過於淡定,令專註於外匯交易的基金陷入“無利可圖”的窘境。但是,低波動性的環境或很快要被顛覆,外匯市場勢必要迎來一場“腥風血雨”……

  朝鮮半島危機、全球貿易聯盟的解體、特朗普一手制造的無數場“推特風暴”……2017年其實不缺意外,但是投資者卻難以在市場中找到波動性,對於專註於外匯交易的基金來說尤為如此。

今年從交易中賺錢太難?投資者靜待三大風險將市場推向爆發邊緣

  當前,歐元三個月隱含波動率已經跌至6.86%,逼近2014年最低水平;美元兌日元波動率亦下滑至8.13%。摩根大通的三個月全球外匯期權隱含波動率指標已跌至接近201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因交易者尚未看到有什麽風險事件會將市場從這種“沈睡”狀態中喚醒。

  波動性的喪失意味著交易機會的減少。今年以來,追蹤14個外匯交易項目(代表9種不同的交易策略)表現的花旗Parker全球外匯基金經理指數下降了近4個百分點,為2011年以來的最大降幅。其中,動量投資策略(momentum investing)錄得2012年以來最差表現,套利交易策略的收益回報亦下降了5.4%。

今年從交易中賺錢太難?投資者靜待三大風險將市場推向爆發邊緣

  外匯波動性低的原因在於,一方面,以美聯儲、歐洲央行為首的全球主要央行開始撤出寬松,但由於央行與市場的溝通較為順利,撤離步伐也甚為謹慎,市場未受到太大的“驚嚇”。一方面,盡管朝鮮、歐洲等地區的地緣政治風險事件充斥著新聞頭條,外匯基金經理在很大程度上都予以了無視。

  此前,美銀美林曾利用“半衰期”(即波動性下降50%需要的時間)對外匯波動性進行研究,以期研究貨幣對對風險事件的反應速度。結果顯示,過去一年貨幣對的“半衰期”大約為600天,遠高於15年平均水平100天。也就是說,當外匯波動性飆升至高位時,其所需的時間將是以往的6倍。該行指出,這主要是因為波動性有一種“傳染”的特質:高波動性往往催生更多的波動性,而低波動性則會導致更低的波動性。

  德意誌銀行外匯研究全球聯席主管拉斯金(Alan Ruskin)認為,全球市場波動性能否回歸的關鍵,就在於債市波動性。追蹤美國國債市場預期波動率的美銀“動態指數”(MOVE Index)在11月8日跌至1988年有紀錄以來的最低水平43.97,目前微幅回升至47.49。拉斯金稱:

  “美債收益率明顯受抑,原因要不就是量化寬松,要不就是負利率,又或是兩者皆有。此外,通貨膨脹也一直疲軟。如果這些情況開始發生改變,那麽波動性將重新註入美債市場,然後再向其他市場蔓延。”

  德銀首席國際經濟學家斯洛克(Torsten Slok)認為如今可能打破低波動性局面的風險因素已經越積越多。該行近日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列出了2018年全球金融市場可能面臨的30個重要風險,其最擔心的就是美國通貨膨脹或在未來幾個月內上升。斯洛克說,維持低位的失業率、更高的GDP增長預期以及其他財政措施的潛在實施都預示著通脹面臨上行風險。

  包括美國銀行、高盛、巴克萊在內的多家投行都警告說,如果未來幾個月的通脹率上升,將迫使美聯儲以更快的速度收緊貨幣狀況,而這將帶來更多的波動性。昨日,花旗、摩根大通就發出了最新預警,指出今年以來全球央行出於對通脹水平疲軟或經濟增長前景不明的顧慮而表現出保守的立場,但預計它們將在2018年進入逾10年來最強勁的加息周期,全球發達經濟體明年平均利率或將上調1%。

  在全球央行有望因基本面改善而收緊貨幣政策之際,財政方面的變化也有可能幫助波動性回歸。麥格理集團駐紐約的策略師魏茲曼(Thierry Wizman)稱,在美國參眾兩院都投票通過了稅改法案後,該法案最終成為現實的可能性大大提高;此外,上周已有消息人士稱,特朗普也將明年1月公布市場期待已久的基建計劃。魏茲曼稱:

  “此前全球經濟增長速度趨同,人們亦預計全球經濟將同步復蘇,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外匯波動性的降低,但這可能會在2018年發生改變